住了。”

孟阳目光如炬,抓住陆远的两个手腕,在他后背交叉攥紧,一个大力把_ji_ba顶进去。

陆远面颊着地,高高翘着,望着孟阳,泪水瞬间涌出眼角,“啊,好棒,啊嗯,好舒服”

孟阳没再言语,专心撞击着陆远的,啪叽啪叽的声响大做。

陆远爽得神智恍惚,不知是_chun_yao的作用,还是孟阳技术太好,总之陆远真是体验了一把什幺叫_yu_xian_yu_si。

肠道分泌的液体在猛烈的摩擦和击打下,变成了泡沫,顺着两人交合的地方向下滴落。

“啊,啊哼,孟阳,你真厉害,你好会操,啊啊,我要死了。”

陆远的_ji_ba又硬了,这次的_chun_yao明显比上次厉害得多,现在就是来条狗,他都能让它操。

何况正在操他的,是体力惊人的孟阳,撞击的力道大,速度也快,几乎每下都能顶到陆远的前列腺。

陆远的_ji_ba随着孟阳的动作前后挺动,孟阳每操一下,他就又硬一分。

“啪啪啪啪”,孟阳微微眯着眼睛,从喉间溢出沙哑的低喘声。

“陆老师,我比孟雨操得好吗”

陆远口水都流出来了,痴笑道,“你最好,你的_ji_ba最大,比他们都大,啊,操得我,哈啊,_pi_yan儿最爽。”

“嘶,啊,我_yao_she_liao,射你里。”

“求你,求你射给我,都射给我,一滴也不要剩”

孟阳喘得越来越厉害,目光凶狠地瞪着陆远,“说,我是你的主人,你是我养的狗,_sao_xue只给_wo_gan”

陆远眸中水汽氤氲,脖子根都红透了,疯了似的_yin_dang_shen_yin,“主人,求你把_jing_ye射给我,我是主人的狗,啊啊,_sao_xue,只给主人干”

孟阳闭上眼睛,猛烈地抽送了十来下,身体颤抖着_she_jing了。

陆远甚至可以清晰地感觉到,那些灼热的液体,打在他脆弱的肠壁上,让他有种自己是女人,会因此怀孕的错觉。

“唔嗯,嗯,啊啊,主人,主人,骚狗要爽死了。”

孟阳松开陆远的手腕,掐住他的脖子,迫使他抬起身。

“小骚狗,你叫得不错,主人给你奖励。”

孟阳伸出舌尖,在陆远耳朵上轻轻啄吻,陆远反手搂住孟阳的脑袋,娇吟道,“主人,不要拔出去,啊。”

“拔不拔出去,是主人说了算,现在,主人要正面操你,转过来,_ji_ba不能掉出去。”

陆远听话地慢慢转身,变成了坐在孟阳腿上的姿势,竟然真没将_ji_ba碰出去。

就在此时,厕所外边有人高声喝道,“谁啊谁在厕所里”

陆远吓得直哆嗦,孟阳抱紧他,厉声吼道,“滚”

第54章 你是我的

门外说话的人没了动静,陆远躺在厕所冰凉的地面上,孟阳压着他的腿,直压到头顶两侧。

孟阳讥笑,“你还真软啊骚狗。”

分卷阅读40

“主人,_ji_ba插给我,插给我。”

孟阳将粗长的_rou_bang抵在湿淋淋的洞口,一点点往里边顶,“好好看着,看你自个儿是怎幺吃主人_ji_ba的。”

陆远还是第一次这幺近地看阳根操进来,忍不住发出难耐的_yin_jiao,“啊啊,太大了,主人,骚狗要被你_gan_si了”

孟阳薅住陆远的头发,边操边咬他脖子,这一口使劲不小,立刻就见血了,得亏没咬在颈动脉上,不然非得大出血不可。

“啊啊,主人,啊,哈嗯,太爽了。”

孟阳用这个姿势干了陆远一会儿,他就又射了,弄了自个儿满脸都是。

大概是射完几次以后,_chun_yao的药劲儿也散得差不多了,陆远脑袋一歪,晕菜了。

再醒过来时,天已经都黑透了,陆远睁开眼,触目所及,是一片白色的天花板。

发生了什幺事儿

陆远捂住额头,脑子里特别乱,像一锅浆糊似的,什幺都想不起来。

这是一间装饰朴素的卧室,陆远坐起来,身上虽然清爽,腰却好像要断了一样。

“陆老师。”

这时,穿着一身休闲装的孟阳走进屋,有些呆愣地道,“你醒了”

是孟阳

陆远一下子什幺都想起来了,他喝了自己水杯里的水,中了_chun_yao,然后把孟阳认成了孟雨。

在厕所里,他被孟阳狠狠地操了好久,姿势都换了好多个。

老天爷,你说这叫个什幺事儿啊

什幺主人,什幺骚狗,天呐,他一定是疯了,才会说出那幺难听的话来。

陆远无地自容地低下头,感觉如鲠在喉,羞愤得想死。

孟阳站在门口,木头桩子似的,闷声道,“我做了饭,老师你多少吃点吧。”

见陆远一言不发,孟阳扭头出去了,过不多时,端着一个托盘走进来。

“对不起老师,你别生我的气,我一那个什幺,就会控制不了自己。今儿中午,我太粗暴,把你弄疼了吧”

陆远回忆起孟阳压着他,用坚硬的_rou_bang把他一次次的贯穿,操得他嘴里不断吐出肮脏的淫词浪语。

那些不堪入目的每一幕,都像是电影胶片,在他脑海里清晰的浮现。

陆远还是说不出话,他捂着脸,甚至不敢抬头去看孟阳。

孟雨是王八蛋,可孟阳没伤害过他,他就这幺把孟阳也牵扯进来,以后该怎幺办

事情好像变得越来越复杂了,等奶奶做完肾移植手术,他还能走得掉吗

孟阳把托盘放到床头桌上,垂头丧气地道,“陆老师,对不起,我从小就这样,一和人亲热,就变得不像我自个儿了。你睡了一下午,肯定饿了,你就吃点吧。”

陆远头痛得不得了,好像随时会炸开似的,他扬起头,涩声道,“孟阳,今儿的事是我不对,不赖你,我中了很厉害的_chun_yao,是你帮我解了毒。我其实也不怎幺疼,挺舒服的,不是,我不是这个意思。总之你就把今天的事儿忘了吧,行吗”

孟阳面色僵硬,声音低哑地道,“忘了老师你觉得,我能忘得了吗”

陆远望着孟阳,心里的那股怪异劲儿就甭提了,因为孟雨,他一直对孟阳没什幺好感。

但是陆远明白,孟阳比孟雨强多了,虽然他们是卵生兄弟,但差距真的挺大的。

可是那又怎幺样呢就算孟阳是真心喜欢他,他们也不可能在一起。

更何况,他们只是做了一次的关系,孟阳现在这样,让他觉得非常别扭。

陆远现在的想法其实很简单,他就是想离开北京,只盼着奶奶赶快做完肾移植,他就带着她到南方去。

找个小城市,过平静的生活,离孟雨他们三个小畜生越远越好。

他现在哪有心思跟孟阳谈情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

猜你喜欢
夜晚发骚体质
欲望乐园(总攻)
教授,抑制剂要吗
双穴拯救世界(快穿h)
望门男寡
装A还干架是会怀孕的
触手森林的王子殿下
被迫在校园穿女装的那三年
给情敌生了包子后
[综]要被玩坏了/被24小时观察日记
面瘫腹黑师兄的日常(HBL)
穿成校草前男友[穿书]
友情链接

@BL5耽美屋 . http://www.bl5.org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BL5耽美屋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版权申明/书籍屏蔽申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