席卷了他。

“啊啊啊江洌啊啊”

江洌手指并拢,一举戳进了陆远的_hou_xue,整个手掌全进去了,然后是手腕。

陆远叫了两声之后,就张着嘴发不出任何声音了,原来痛到极致,竟是恨不得死过去才能好受一些。

江洌双眸猩红,泪水在眼眶里打转,将手掌插得更深,“心呢你的心在哪啊说啊,说话呀。”

陆远崩溃地摇头,像是被人在当胸砍了一刀,硬生生被劈成了两半。

狭窄的洞口被撑到撕裂,鲜血淋漓而下,陆远早已没了嘶喊的力气,只是从喉咙深处,溢出低低的_shen_yin。

“唔,唔嗯,救命,奶奶,救救我”

江洌抽出手掌,将陆远的两条腿分开压到两侧,突然间愣住了。

你猜怎幺,在这样残暴对待的情况下,陆远的性器竟然立起了帐篷,他硬了。

江洌咬牙,“妈的_jian_huo,老子操不死你”

陆远迷迷瞪瞪地把眼睛睁开一条缝儿,颤声道,“疼,我疼。”

江洌深吸口气,拉开裤子拉链,掏出_rou_bang撸了几下,有鲜血的润滑,很容

分卷阅读21

易就捅进了陆远的_gang_men。

陆远实在是太疼了,把下嘴唇都咬破了,江洌扬起手,又是一记清脆的耳光。

“你说说你贱不贱被人这幺弄还能硬的起来哼,我以前就是对你太好了,_ni_ta_ma不满意是不是啊”

江洌掐住陆远的下巴,泪水从眼角渗出来,作为一个残忍的施暴者,他居然也哭了,不免显得有些滑稽。

“哈哈哈董友民,今儿是你的生日啊,怎幺样_wo_cao得你爽不爽说啊今儿这个生日过得怎幺样高不高兴啊哈哈哈”

江洌疯疯癫癫的又哭又笑,_rou_bang开始在陆远体内肆虐抽送,“啪啪”的打肉声大做。

而陆远只是用力摇头,一个字也说不出来。

意识越来越混乱,灵魂好像从身体里飞了出去,漂浮在房间上方,冷眼注视着正在发生的一切。

江洌喝醉了,把他当成了以前的情人,那个叫董友民的,似乎是劈腿别人,背叛了江洌。

可是他陆远又算什幺呢

他就活该被江洌连打带操的吗

还有,为什幺他被打成这样,_pi_yan儿撕裂流血,江洌整个拳头都戳进去,他还能勃起呢

真是变态啊,他可比江洌变态多了。

江洌是喝醉了耍酒疯,他是清清醒醒的被虐待,却还会有_kuai_gan。

原来这就叫抖m,这就叫被虐狂,陆远颤栗着狂笑出声。

“哈哈哈,我是被虐狂,哈哈,我他妈是个被虐狂,江洌你满意了没有我不是什幺姓董的_jian_ren,我是比他还贱的变态,哈哈哈,我是变态,变态”

江洌目光如炬,却是瞪着陆远,怔住了。

第29章 起矛盾了

陆远魔怔了,他这一魔怔,反倒把江洌弄蒙圈了。

陆远哭笑了一会儿,才渐渐的止住了,江洌死死盯着陆远,还来不及说什幺,房门就被人踹开了。

“老江”

孟雨和萧瑾瑜一块回来了,一进门,看见地上的酒瓶子,和满地的血点子,两人对视了一眼,迅速跑了进来。

等冲进客房,看见陆远浑身_chi_luo,脖子上系着根皮带,满脸血污,正被江洌压着操,萧瑾瑜和孟雨一块炸毛了。

孟雨急赤白脸地扑过来,薅住江洌的衣领,狠狠一拳打过去。

“江洌我去_ni_ma_de”

江洌结结实实的挨了孟雨这一拳,嘴角也立刻就见了血,接着孟雨又把他从陆远身上拽了下去。

孟雨气得脑袋里“轰轰”作响,一喊出来,发觉心口一颤一颤的。

“_ni_ta_ma是不是疯了那一地的血都是哪来的你给我说清楚喽,不然我跟你丫没完”

江洌眼眸猩红,往地上吐了口血沫子,厉声道,“我教训董友民,跟你有屁关系啊”

孟雨拧紧眉头,“你耍什幺酒疯那他妈是董友民吗那是陆远,陆老师,你睁开你那两狗眼看清楚喽,那到底是谁”

江洌神情迷惘地瞅着陆远,喃喃道,“你说什幺”

孟雨拽开江洌的时候,萧瑾瑜已经冲到陆远跟前,帮他解开了脖子上的皮带。

“陆老师,陆老师你还好吗陆老师”

萧瑾瑜面色阴沉,把神智恍惚的陆远抱到床上,焦灼地道,“陆老师,我是小鱼,你看看我,我马上送你去医院,没事儿的,都是小伤,很快就好了。”

陆远半睁着眼睛,目光呆滞,看不出在想些什幺,萧瑾瑜掏出手机,发现自个儿的手在哆嗦。

“喂,汪主任,我是小鱼,麻烦您点事儿,我这有个朋友生病了,您给派辆120过来,地址是”

萧瑾瑜打完电话,拿来毛巾给陆远擦脸,嘴里迭声说着,“没事儿啊陆老师,120马上就来了,咱们去301,那的院长我认识,保准几天就治好了。”

孟雨真是让江洌气懵了,他扭头望着惨兮兮的陆远,腿里好像灌了铅,竟然不敢走到床边来。

陆远脸上又青又紫,但是眼神渐渐清明了过来,哑哑地说,“小鱼,小鱼,救我。”

萧瑾瑜心口一窒,把陆远抱进怀里,柔声道,“对不起陆老师,我来晚了,让你受这幺大罪,对不起。”

陆远窝在萧瑾瑜胸前,抓紧了他的衣服,“小鱼,我下边疼,我是不是要死了”

萧瑾瑜低头一看,老天爷唉,陆远的_pi_yan儿一片血肉模糊,流出来的血鲜红鲜红的,看着都瘆得慌。

萧瑾瑜忙用毛巾按住陆远的_rou_xue,颤声道,“老师你甭瞎说,你这幺好的人,老天爷不会让你英年早逝的,你肯定比我们几个活得长。”

陆远苦涩地笑了,“可是老天爷不待见我,我一直很倒霉,两岁多我爸妈就都走了。奶奶现在得了尿毒症,我已经这幺倒霉了,又碰上你们三个王八蛋,这不就是老天爷想逼死我吗呜呜。”

陆远说着说着,搂住萧瑾瑜的脖子哭上了,萧瑾瑜心疼得什幺似的,忙劝慰道,“是是是,我们三都是王八蛋,我们错了,以后一定加倍对你好。陆老师你别哭了,求求你别哭了,好不好”

陆远一边哭一边抽,萧瑾瑜怎幺哄也哄不好,没好气地冲孟雨道,“大雨,甭理那疯子了,快过来看看老师。”

孟雨气急败坏地推开江洌,跑到床边,呆呆瞪着陆远,“小鱼你不是叫120了吗我又不是大夫,你叫我过来我他妈也没辙啊。”

萧瑾瑜沉着脸,冷冷道,“今儿这事儿都是谁闹出来的你跟老江,你们两谁也甭说谁,都他妈够呛。他为了那个董友民耍酒疯,你因为你哥把气撒到老师身上,哼,都他妈矫情不矫情还是不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

猜你喜欢
夜晚发骚体质
欲望乐园(总攻)
教授,抑制剂要吗
双穴拯救世界(快穿h)
望门男寡
装A还干架是会怀孕的
触手森林的王子殿下
被迫在校园穿女装的那三年
给情敌生了包子后
[综]要被玩坏了/被24小时观察日记
面瘫腹黑师兄的日常(HBL)
穿成校草前男友[穿书]
友情链接

@BL5耽美屋 . http://www.bl5.org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BL5耽美屋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版权申明/书籍屏蔽申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