雨,“好,我等你回来,一起睡。”

第27章 江洌的暴虐

孟雨走后,陆远在别墅各处看了看,书房里的书籍种类齐全,衣帽间更是准备了很多适合他尺码的衣裳和鞋子。

厨房里什幺都有,柴米油盐酱醋茶,一应俱全,冰箱里也满满腾腾的,看着还真有几分家的感觉。

陆远在厨房里看了会儿书,发觉自个儿根本无法集中精神,脑子非常的乱。

陆远拿了瓶啤酒,坐在客厅的地板上,没几口就喝完了。

陆远平时不喝酒,也没什幺酒量,基本上属于一杯倒的那种。

一瓶啤酒下肚,陆远晕沉沉的伏在沙发上,没一会儿就迷糊着了。

陆远做了个淫秽之极的春梦,他被绑在床上,孟雨、萧瑾瑜、江洌,还有孟阳,四个人轮着番的操他。

他被折腾了好几个姿势,甚至两个硬_rou_bang一起_cha_jin了_hou_xue,可他只是觉得舒服,一点都没感觉疼。

让陆远没法理解的是,四个人里,却是从未有过关系的孟阳,操得最凶,力道最大,就跟要吃了他似的。

乳尖被孟雨含在嘴里,又嘬又舔的好像在吃奶,萧瑾瑜更是把他的性器当成了烤香肠,啃的那叫一个带劲儿。

江洌和孟阳的大_ji_ba一进一出,肠壁摩擦带来了无穷无尽的_kuai_gan,陆远爽得不住吟叫,嗓子都喊哑了。

陆远醒过来时,发现自个儿

分卷阅读20

躺在沙发里,衬衣被推到胸口处,裤子的拉链敞开着,性器还没完全软下去,一小股_jing_ye呲在玻璃茶几上。

实在是羞耻啊,居然做着春梦,自己摸自己,还摸射了。

孟雨那小_hun_dan都不行了,他怎幺还能硬呢哎,_gui_tou似乎都有点肿起来了。

陆远坐起身来,面红耳赤地整理好军装,觉得他干的这事儿特别丢人,特别对不起这身衣裳。

凌晨十二点多,陆远迷迷瞪瞪的进了浴室,身上又粘又腻,想冲个凉再去睡。

你说也真邪乎了,刚冲了没两下,浴室的门就被人一脚踹开,把陆远吓了一跳。

陆远连花洒都没来得及关上,就被冲进来的少年薅住头发,拽死狗似的拖了出去。

“啊”

陆远吓懵了,酒醉状态下人不是特别清醒,直到被赤身裸体地甩在落地窗上,才迟钝地反应过来。

这个人是谁

为什幺打他

“_jian_ren我对你这幺好,你居然敢背叛我今儿非弄死你不可”

是江洌

陆远认出来了,眼前这个身形高大,满脸戾气的男生,是一直没怎幺出现的江洌。

两个月前在ktv那次,江洌就是全程耷拉个脸,说话最少的。

在国防大见面后,江洌就没再出现,陆远都快把他忘了,万没想到他会深更半夜的跑到这来。

江洌看起来很不正常,脸涨得通红,跟猴似的,浑身的酒气,一看就是没少灌马尿。

江洌嘴里骂骂咧咧的,蹲下身一把掐住了陆远的脖子,“_jian_ren,我喜欢你那幺多年,你敢劈腿,是不是瞎了”

陆远立刻没法呼吸了,挣扎着去掰江洌的手腕,“唔,你放开我,你,你喝多了”

江洌喘息粗重,照着陆远的脸反手就是一巴掌,“妈的,我没喝多,你不就是想_tuo_guang了出去勾搭野男人吗我告诉你,没门”

陆远被江洌扇晕乎了,感觉从鼻子里涌出一股热流,应该是见血了。

陆远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,江洌的手,像两只铁钳子,死死箍着他的咽喉,让他快要窒息了。

“呃,唔,呃咕。”

陆远脸都憋紫了,喉咙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呜咽声,眼瞅着就要厥过去歇菜。

江洌那眼神特别瘆人,看着都不像个人类了,他恶狠狠地咬牙骂道,“臭__zi_jian_huo我掏心掏肺的对你,_ni_ta_ma的敢不要我”

江洌吼完,也不知想起了什幺,突然把手松开了。

陆远瘫倒在地,捂着脖子玩命捯气儿,此时此刻,也顾不得穿没穿衣裳了,心脏就跟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似的。

江洌在干嘛

想杀他

为什幺

陆远吓坏了,等这口气儿一捯上来,立马就手脚并用地往屋里爬去。



他不能死,他还有奶奶,他也不想死。

逃,赶快逃

可惜的是,江洌从酒柜里拿了瓶xo,很快就折了回来,一脚将陆远踹翻了。

陆远被一股强大的力道踢到墙壁上,然后重重摔了下去,嘴里立马就破了。

江洌解下皮带,拴在陆远脖子上,拽起来嘶声大吼,“_jian_huo你不是嫌我喂不饱你吗今儿老子给你管够”

陆远鼻血还没止住,嘴角的血也下来了,恍惚间,一个辛辣冰凉的东西_cha_jin了他的_rou_xue,疼得他惨叫出声。

“啊啊啊啊啊”

第28章 江洌的暴虐H_quan_jiao

陆远本来以为,孟雨掐着他的脖子,把他操到_she_jing那回,是世界上最难受的事儿了。

可是跟眼下发生的事儿一比,孟雨那顶多算个小儿科的玩意儿,难受是难受,但远没到疼得想死的级别。

江洌酗酒之后,像是变了一个人,完全好似被恶魔付了身,特别可怕。

XO的酒瓶是椭圆形的,上方的瓶身大约有十几厘米,被江洌粗暴地_cha_jin了陆远的_ju_xue。

深黄色的烈酒瞬间灌入肠道,稚嫩的肠壁哪里受过这样的_ci_ji,陆远两眼一翻,抽搐着晕死了过去。

江洌薅住陆远的头发,红着眼睛骂道,“_jian_huo,姓董的你装什幺死这玩意儿插得你爽不爽啊嗯”

江洌一边骂,一边握着酒瓶猛力_chou_cha,陆远的_pi_yan儿流下殷红的血液,活活又被疼醒了。

“唔,呜呜,不要,救命啊,你放开我”

脸上的血液和泪水交错斑驳,陆远发出凄厉的惨叫声,苦苦哀求道,“求求你,呜呜,求求你放了我吧”

江洌丝毫不为所动,拽着皮带拖陆远,陆远为了喘气,像狗一样在地上爬着走,一路被江洌拖进卧室。

“_jian_ren,你没有心,我对你不好吗你说,你凭什幺扭头去跟别人上床你的心肝是不是黑的”

江洌急促地喘息着,将酒瓶子撤了出去,陆远哆嗦着道,“我不是你说的人,江洌,江洌你喝醉了,你放开我,我是陆远你醒醒啊”

江洌眯着眼睛,反手又是一巴掌,“去_ni_ma_de董友民,我跟你好了三年,你化成灰我都认不错我今儿非得看看,你丫是不是_pi_yan儿子太大,把心拉出去了”

陆远被打得眼冒金星,嘴里是浓重的血腥味,蓦然间,一股撕裂般的锥心剧痛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

猜你喜欢
夜晚发骚体质
欲望乐园(总攻)
教授,抑制剂要吗
双穴拯救世界(快穿h)
望门男寡
装A还干架是会怀孕的
触手森林的王子殿下
被迫在校园穿女装的那三年
给情敌生了包子后
[综]要被玩坏了/被24小时观察日记
面瘫腹黑师兄的日常(HBL)
穿成校草前男友[穿书]
友情链接

@BL5耽美屋 . http://www.bl5.org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BL5耽美屋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版权申明/书籍屏蔽申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