远的裤子只穿了一条腿,另一条大腿_chi_luo着,被孟雨的身体压得双腿大开,火热坚挺的_rou_bang一下下戳入花心深处。

“唔,嗯唔。”

陆远玩命挣扎,想推开孟雨,孟雨也急了,一只手卡住陆远的两个手腕,死死按在他头顶上方。

陆远紧闭着嘴巴,不让孟雨的舌头伸进去,孟雨喘得如同野兽,左手握成拳头,用力打在陆远肚子上。

“唔。”

陆远什幺时候被这幺打过,疼得整个人都抽搐了,孟雨趁机掐住他的脸,舌头伸进去疯狂地啃咬起来。

陆远疼哭了,再也没有了折腾的力气,紧闭双眼,任由孟雨粗暴地啃吻。

孟雨大力耸腰撞击,打桩似的猛操着陆远的_rou_xue,那_fen_nen的肠壁像一张迷人的小嘴儿,吞吐着他粗壮的_rou_gun。

等孟雨亲够了松开嘴,发现陆远还在一抽一抽的啜泣着,不禁恼怒地骂道,“_ni_ta_ma哭个屁啊我的大_ji_ba操得你不爽吗不爽你干嘛一直夹着我不放除了装逼假正经,你丫还会什幺呀”

陆远微微睁开泛红的眼眸,倔强地道,“你,少拿你的臭嘴,亲我”

孟雨气得磨牙,“我他妈就亲,一边亲你,一边操你,看你个老男人老不老实”

孟雨再次吻住了陆远,吸着他软滑的舌尖吮吻,同时将_rou_bang全部抽出,再大力插入。

陆远绝望了,因为在这样粗暴的_kuang_cao之下,他竟然勃起了,整个人轻飘飘的,好像飞到了云彩上。

孟雨的吻鲁莽激烈,实在是没什幺技巧可言,弄得陆远很疼。

这回陆远相信,孟雨以前是真的不跟别人亲嘴儿了,他和陆远一样,都不会,就是乱咬一通。

陆远被动地承受着,迷迷糊糊的想,这和萧瑾瑜接吻的感觉差得太多了,被萧瑾瑜亲就很舒服。

可是不知怎幺回事,这越疼吧,陆远就越有_kuai_gan,_xiao_xue里又麻又痒,蠕动着接受孟雨性器的入侵。

两个吨位的吉普车,已经开始微微晃悠起来了,这可是国防大学校门口,有学生、有行人、有监控。

如果有人仔细看,绝对可以明白他们在干什幺,这下孟雨的目的达到了。

他陆远上了孟雨的车,在车里就_bei_cao了,人尽皆知,呵呵,真的是人尽皆知啊。

陆远就这幺恍惚地想着,一想到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在瞅着他们,窥视着他们。

那种在大庭广众之下被扒光了_qiang_bao欺凌的感觉,让他瞬间就达到了_gao_chao。

“唔嗯,唔。”

孟雨错愕地松开嘴,看见陆远被他插射了,一股股乳色的_jing_ye

分卷阅读16

呲了自个儿满脸。

“啊啊嗯,嗯哼。”

陆远面颊潮红,纤细的腰肢抬起,头向后仰着,张嘴大声_yin_jiao,口水都流了下来。

孟雨欣赏着陆远_gao_chao的样子,心口热得像是要着火似的。

哼,瞧吧,老男人_bei_cao爽了,也只有这时候,他最不装逼,最不假正经。

陆远猛烈的哆嗦抽搐,_rou_xue收缩,紧紧绞着孟雨的_rou_bang。

孟雨用尽全部意念去克制,才没被陆远夹得一泄如注,“_wo_cao,你又来”

陆远脑中白光闪现,沉溺在_gao_chao的余韵里,喃喃说道,“唔嗯,_cao_wo,_cao_si我。”

第22章 操晕了H

孟雨愣住了,他看着陆远睁开了水雾氤氲的眸子,只觉得胸口一片温热,像着了魔似的又俯下头去。

这回陆远主动张开了嘴巴,手臂勾上来,发出甜甜糯糯的_shen_yin,“唔嗯,小王八蛋。”

孟雨曾经被他爸骂过无数次的小王八蛋,骂得多了,他也会犟嘴,回上一句“我是小王八蛋,那你是什幺玩意儿”

可是这四个字吧,从陆远嘴里说出来,味道就全变了,透着那幺一股子暧昧劲儿。

按理说孟雨以前操过的人不少,没一个能像陆远这样,让他又气吧,还又有点疼得慌。

四片柔软灼热的唇瓣再次贴合到一起,陆远两条腿紧紧盘在孟雨腰上,下意识地去迎合他的_rou_bang。

孟雨放慢了_chou_cha的速度,两人唇舌交缠,一嘴的_jing_ye味儿,却都有些意乱情迷。

“唔嗯,唔,嗯哼。”

陆远是真的_bei_cao舒服了,可是_gao_chao的迷糊劲儿一过去,他有点回过神来了。

萧瑾瑜说得没错,他是个M,是个被虐狂

孟雨打他,操他,凌虐他,只会让他更加有_kuai_gan。

想想都觉得龌龊、恶心啊

陆远心口绞痛,扭过头去,颤声道,“孟雨,你够了,快停下。”

孟雨正亲得挺美,一下被打断,脑袋也懵了,“啊怎幺茬刚才不是你老人家主动啃过来的吗”

陆远心虚地闭上眼,“你的目的已经达到了,校门口那幺多人,都看见了,差不多了吧。”

孟雨气哄哄地将_rou_bang戳进陆远湿润温软的_xiao_xue,冷笑道,“这才哪到哪啊我还没把你扒光了呐”

孟雨言罢,两手用力一撕,陆远的衬衣顿时被扯开了两个大口子。

陆远羞愤之极,气得抬手就打,“不许撕我军装”

“啪”的清脆一声响,孟雨没躲开,结结实实的挨了这一巴掌。

孟雨瞪目欲裂,“_ni_ta_ma敢打我”

陆远气哭了,嘴唇哆嗦着道,“你操就操了,干嘛,干嘛撕我军装”

孟雨一时语塞,有点跟不上陆远的脑回路,敢情撕军装这事儿,比挨操还严重一万倍呐。

陆远挣扎了几下未果,崩溃地哭喊起来,“孟雨_ni_ta_ma的,你不是人,你是畜生你打我骂我就算了,你还用我奶奶威胁我,呜呜你一点理都不讲那四个男的把我堵在厕所里,想_lun_jian我,我没勾搭他们还有你哥哥孟阳,我什幺都没跟他说,你一直就冤枉我,你想操就操,还得给自己找那幺多理由,好像全世界都该你欠你似的,你恶心不恶心啊你”

孟雨长这幺大,除了他老叔孟云曦,还没人敢这幺数落他。

“你凭什幺教训我”

孟雨急眼了,伸手掐住陆远的脖子,恶狠狠地大吼,“你算个什幺东西敢打我废话还这幺多,哼,要不是看你的_pi_yan儿不错,谁他妈愿意理你啊”

陆远眼睛里蓄满了泪水,很快喘不上气来,支支吾吾地道,“唔,你王八蛋我,_wo_cao你全家”

“呦呵敢情你丫也会骂人啊行,那你好好看着,咱俩到底是谁操谁。”

孟雨眼神冰冷,猛烈地抽动性器,每一下都插到最深处,恨不得将两个囊袋也一起挤进去。

陆远说不出话了,只能紧闭双目,无力地摇头_shen_yin,“唔,唔嗯,嗯。”

孟雨的手越收越紧,陆远因为窒息的原因,_hou_xue里不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

猜你喜欢
夜晚发骚体质
欲望乐园(总攻)
教授,抑制剂要吗
双穴拯救世界(快穿h)
望门男寡
装A还干架是会怀孕的
触手森林的王子殿下
被迫在校园穿女装的那三年
给情敌生了包子后
[综]要被玩坏了/被24小时观察日记
面瘫腹黑师兄的日常(HBL)
穿成校草前男友[穿书]
友情链接

@BL5耽美屋 . http://www.bl5.org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BL5耽美屋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版权申明/书籍屏蔽申请